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股价3年暴涨33倍却遭大股东密集减持韦尔股份并购“变身”

2022-10-22 23:31:08 2397

摘要:本报实习记者 吴清 记者 李正豪 北京报道上市三年股价最高时飙升35倍,押注半导体赛道、一路并购变身的韦尔股份(603501.SH)一直是行业明星股,不过这只明星股近期却遭遇了大股东的大规模密集减持。12月15日,芯片龙头韦尔股份发布公告,...

本报实习记者 吴清 记者 李正豪 北京报道

上市三年股价最高时飙升35倍,押注半导体赛道、一路并购变身的韦尔股份(603501.SH)一直是行业明星股,不过这只明星股近期却遭遇了大股东的大规模密集减持。

12月15日,芯片龙头韦尔股份发布公告,持股5%以上的股东青岛融通于2020年10月28日至2020年12月11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及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 9029554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.0456%。

而这已是11月份以来出现第四次大规模减持,此前,先是控股股东因个人原因减持套现18亿元,再是大股东刚过锁定期,就套现约20亿元,同时,机构股东华清银杏、华清龙芯计划自2021年1月15日起三个月内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1%的股份。频繁的大规模减持也引发业内的高度关注与投资者的疑虑和担忧。

2020年三季报显示,韦尔股份前三季度营收139.69亿元,同比增长48.51%;实现净利17.27亿元,同比大增1177.75%,创上市以来同期最高水平,为何这么好的业绩表现下,大股东密集减持套现?

对此,韦尔股份方面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股东减持属于自身资金需求,与公司生产经营无关。股价走势受多种因素影响,中长期看仍与公司业绩及内在价值紧密相关,公司会努力做好经营,争取以稳定业绩增长回馈股东。

记者了解到,韦尔股份今年业绩猛增主要源于此前并购豪威科技等的财务并表,而韦尔股份股价暴涨主要因去年半导体市场火热及收购豪威科技。

“目前半导体赛道的投资已出现过热现象,在股价高位套现离场是正常逻辑和现象。”一位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。

大股东纷纷减持套现

12月9日,韦尔股份接连发布公告称大股东华清银杏、华清龙芯拟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,合计减持不超过863.56万股,合计占公司总股本不超过1%。

就在同一天,韦尔股份还公布,截至2020年12月8日,公司董事、财务总监、董事会秘书贾渊减持数量过半。贾渊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减持公司34.25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0.0397%。

韦尔股份表示,本次减持计划是大股东根据自身业务发展需要进行的减持,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、股权结构、持续性经营产生影响。在减持期间,华清银杏、华清龙芯将根据市场情况、公司股价等因素选择是否全部或部分实施本次减持计划,减持的数量和价格存在不确定性。

实际上,韦尔股份此前已经历了多轮大股东规模减持。11月20日,公司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虞仁荣计划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、大宗交易方式或其他法律允许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,减持数量不超过900.00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.0422%,按公告当日收盘价202.35元/股计算,虞仁荣本次减持最高套现超过18亿元。而在此前,公司第二大流通股东青岛融通才刚刚完成两轮减持。

记者注意到,华清银杏与青岛融通两家公司均是在2019年8月份通过定增进入韦尔股份,锁定期一年。也就是说,如今几家股东的锁定期才刚刚结束,便“套现”离场。

“目前半导体领域大量投资机构涌入,行业和股票投资出现了过热的苗头。”上述分析师表示,投资人在股价高位套现很正常,不过包括公司控股股东、高管在内这样密集减持套现的确会引起资本市场的担心。

股价暴涨的逻辑

那是什么在支撑韦尔股份的高估值和股价暴涨?

资料显示,韦尔股份2007年成立,原本是半导体器件设计和销售公司,2017年上市后一路并购扩张,成为广泛布局于功率器件、射频芯片和CMOS传感器等的国产半导体设计、分销厂商,也是A股市场唯一实现泛模拟芯片全布局的上市公司。

梳理韦尔股份上市以来的股价表现,可以探寻韦尔股份暴涨背后的逻辑。

“此前,韦尔股份的两大业务中,技术含量较低的半导体产品分销业务营收占比高达七成,缺乏核心竞争力,支撑不了高估值。”一位韦尔股份的投资者表示。

2018年8月,韦尔股份董事会通过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及相关议案,决定收购豪威科技。从当时的公司体量上来看,豪威科技的资产总额几乎是韦尔股份的5倍,净资产几乎是8倍,但最后还是被韦尔股份以160亿元拿下。

IHS Markit发布的报告显示,从全球竞争格局来看,在CMOS图像传感器领域中,豪威科技以全球11.5%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,仅次于索尼和三星。而韦尔股份也因此成为中国最强的CMOS芯片厂商,能与行业龙头一较高下。

这起并购也让韦尔股份的主营业务结构和估值逻辑发生重大变化,半导体产品设计业务利润占比由2018年的29.94%猛涨至94.99%。营利依托由原先的分销业务升级为依靠自主研发的产品设计业务。

中信证券认为,韦尔股份是国内领先的消费类模拟芯片龙头,其中图像传感器业务位于全球前三、国内第一,公司核心聚焦光学赛道,中短期在手机创新持续、国产替代、技术突破,中长期在安防高清化、汽车ADAS渗透以及ARVR布局的背景下,将带动公司持续成长。

随后韦尔股份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同属CMOS 领域的两家国产企业“思比科”及“视信源”,显示韦尔股份进一步强化CMOS图像传感器业务的决心。“在吃下豪威科技这个行业巨头后,让韦尔股份真正有了自己的核心技术优势,这是韦尔股份高估值的根源,”上述投资者表示,正好赶上近年来半导体和国产替代的热潮,韦尔股份的股价开始起飞。

2019年以来,股价一路向上,2019年9月,股价冲破百元关口。今年以来,股价继续上行,2月首次破200元/股,7月14日最高达252.80元/股。此后股价波动回调,截至12月15日,收报228.50元/股,相比发行价暴涨33倍,成为芯片市场市值最高的龙头股之一。

漂亮业绩的背后

公司三季报显示,韦尔股份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39.69亿元,同比增长48.51%;实现净利17.27亿元,同比大增1177.75%,创下上市以来同期最高水平;扣非净利润15.86亿元,同比增长2471.08%。

不过,业绩大涨背后主要是由于豪威科技、思比科等公司的财务并表。

记者注意到,电子元件270家上市企业中,韦尔股份的总市值、净利润、净资产分别位列第3、第6、第23位,处于行业前列;而同期韦尔股份的净利率、毛利率则分别位列第91、第99位,处于行业中下游。

2016和2017年,韦尔股份的净资产收益率在13%以上,到了2018和2019年更是下滑到8%以下,同期同行中游水平的21%左右。就此,韦尔股份向记者解释称,随着公司产品结构的调整、业务规模扩大以及净资产增长,净资产收益率开始回升,公司2020年上半年净资产收益率为11.30%,前三季度则为16.93%。

同时,虽然并购豪威科技让韦尔股份有了自身的“主心骨”,但也远未到高枕无忧的地步。

目前索尼、三星依旧保持着60%~70%的市占率,豪威科技与之相比,差距仍较大,同时前两者均采用IDM模式,利用自有产线进行高效的内部研发协同,研发效率相对较高;而豪威科技目前仍采用Fabless模式(即生产线部分外包),相应研发效率较低、成本较高。

对此,韦尔股份对记者表示,面对市场热点转换迅速、产品生命周期较短、技术更新迭代速率较快的行业特点,采用Fabless模式的企业更加高效、灵活,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。公司也正在加大研发投入,提升核心竞争力。

自并入豪威科技后,韦尔股份正在加大研发投入。2018年全年研发费用1.27亿元,2019年上升12.82亿元,今年上半年半导体设计业务研发投入为9.87亿元。Choice数据显示,半导体行业65家上市公司,韦尔股份研发费用支出排列第三位,仅次于中芯国际和汇顶科技。

不过三星、索尼在CMOS目前动作不断,行业竞争正日趋激烈。据悉,三星将向中国大型智能手机企业发起拉拢攻势,扩大CMOS产能以追赶索尼;而索尼砸千亿日元扩产CMOS,于2021年度4月起启用新工厂。随着两家头部企业未来产能逐渐发力,豪威科技在世界级市场中的竞争优势,很大可能被削弱。

中信证券方面也表示,韦尔股份是2017年上市的新公司,业绩是否具备持续高增长性,还需经历多年考验。公司在2019年并购了豪威科技等公司,产生了高达22.49亿元的商誉,未来是否面临商誉减值也是不确定性因素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