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一季度营利双降后寻找第二增长曲线?韦尔股份祭出“A吃A”

2022-10-22 23:20:46 272

摘要:上市公司收购上市公司的行为,在A股被市场俗称为“A吃A”。今年以来,上市公司之间“A吃A”趋于频繁。5月22日盘后,CIS(CMOS图像传感器)龙头韦尔股份(603501)对外透露,拟通过全资子公司绍兴韦豪增持汽车存储器龙头北京君正(300...

上市公司收购上市公司的行为,在A股被市场俗称为“A吃A”。今年以来,上市公司之间“A吃A”趋于频繁。

5月22日盘后,CIS(CMOS图像传感器)龙头韦尔股份(603501)对外透露,拟通过全资子公司绍兴韦豪增持汽车存储器龙头北京君正(300223)股票,增持金额或达40亿元,增持后累计持有北京君正股份不超过其总股本的10.38%,或将现身前四大股东之列。

消息传出后,引发市场哗然。喧嚣之下,种种迹象显示,韦尔股份牵手北京君正背后藏着巨大的野心。

投资者选择观望

对于此次增持的原因,韦尔股份表示:“公司基于投资角度考虑,中长期看好北京君正主营业务的市场发展前景。”并举例2021年北京君正的业绩表现:营收同比增长143.07%,净利润同比大增1165.27%。其认为北京君正具备较强的成长性,整体估值有望持续提升,公司有望获得一定的投资收益。

截至5月27日,韦尔股份总市值为1309.4亿元,北京君正为426.77亿元。按说,两家总市值之和近2000亿元的芯片巨头聊了单大买卖,二级市场多少得掀起点波澜,但消息公布次日,韦尔股份股价高开低走,微涨1.1%后连跌四日;北京君正略好,股价5月23日收涨12.95%,但随后四日下跌7.65%,已将大部分涨幅收回。

市场的反馈似乎没有那么的热情,这或与两家公司财报传递出的“消极”信号有关。

北京君正2021年的业绩大增与子公司北京矽成关系颇大:报告期内,北京矽成贡献净利润6.08亿元,占比高达65.66%。不过,市场似乎都在等待2022年,这一北京矽成并表后的第二个完整年度,北京君正的业绩和2021年的对比——这样的比较或许更具参考价值。

2022年一季度,北京君正继续保持业绩增长,不过增幅较2021年三季度、四季度大幅放缓。同期,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大降250.8%,由正转为-2.86亿元。公司方面解释:“主要是预付货款及产能保证金增加所致。”

韦尔股份同样出现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大降的情形,该数据2022年一季度为-7.97亿元,降幅达到265.28%,公司将这一现象归因为“购买商品支付的现金增加所致”。而区别于北京君正,韦尔股份当期的业绩出现下滑:营收降幅为10.84%,净利润降幅达13.9%。

韦尔股份更大的烦恼或许源自手上闲钱并不多。截至2022年3月底,韦尔股份货币资金为60.16亿元,短期借款为20.51亿元,此时斥资40亿元增持对于公司来说压力不小。不过,公司透露,增持所需资金来源为约40%的自有资金以及约60%的银行贷款及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融资方式筹集的资金,不涉及使用募集资金。

深度牵手背后的野心

借钱也要增持,韦尔股份为何如此坚决?手机、汽车业务未来成长预期的此消彼长或是主因。

根据韦尔股份2021年年报,报告期内公司主营收入的71%来自图像传感器解决方案,其中,智能手机占比达到57%,安防监控和汽车电子以18%和14%分居二、三位。这意味着,智能手机业务依旧是韦尔股份眼下最重要的收入来源。不过,数据显示,智能手机市场似乎正在走下坡路。

据中国信通院近日发布的数据,4月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34.2%。环比来看,当月1807.9万部的出货量与3月的2146万部相比,也出现了明显下滑。综合来看,2022年1-4月,中国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累计8742.5万部,同比下降30.3%。而在全球范围内,2022年一季度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了11%。

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韦尔股份2022年一季度出现了营利双降的情况。

与智能手机市场的走弱不同,同样对图像传感器需求巨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长动能充沛。乘联会数据显示,即便是受疫情影响的4月,国内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销量也达到28.2万辆,同比增长78.4%,1-4月,累计零售销量135.2万辆,同比增长128.4%。

韦尔股份在3月中旬的一次接待机构调研的网络会议上强调,汽车将成为公司继手机后的第二大业务市场,“在汽车电子化、智能化的趋势下,公司将迎来巨大的商业机会。”不难看出,韦尔股份对汽车业务寄予厚望,而北京君正则成了那个“最值得托付的人”。

韦尔股份在增持公告中表示,希望通过本次交易加强与北京君正在业务方面的战略合作:一方面,公司希望与北京君正实现有效资源互补;另一方面,公司渴望与北京君正在车载电子市场深化合作,继续扩大市场份额。

而韦尔股份剑之所指,正是北京君正旗下的ISSI(芯成半导体有限公司)业务。ISSI主要从事存储IC芯片设计与销售,拥有国际一线汽车客户群体,其SRAM、DRAM、NOR Flash产品收入处于国际市场前列。

ISSI背后站着的正是北京矽成。2020年,北京君正合计斥资约72亿元收购北京矽成100%股权,借此奠定了全球汽车存储芯片领军企业的地位。

事实上,韦尔股份和北京君正早在2020年就展开了合作。两家公司合资设立上海芯楷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,主要从事消费级NOR Flash的研发与销售,目前产品已完成投片。

种种铺垫之下,韦尔股份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野心呼之欲出。

芯片巨头的“合纵连横”

有传言称,韦尔股份很早之前就看中了ISSI,但因为当时全部精力都在另一起并购上,故而未能将其纳至麾下。

另一起并购指的即是2018年轰动市场的韦尔股份对北京豪威的股权收购。从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来看,彼时,北京豪威所拥有的豪威科技是位列索尼、三星之后的全球第三大图像传感器供应商。

该并购方案2019年5月过会之时,韦尔股份总市值不到240亿元,而并购合计花费将达到152亿元,这无异于“蛇吞象”。不过,正是这一大胆尝试,令韦尔股份从分销商摇身一变成原厂,并借着这几年智能手机快速发展的东风,成长为如今的千亿元市值公司。

而几乎与韦尔股份前后脚,北京君正也完成了“蛇吞象”式收购,拿下北京矽成。此后,北京君正也一路“逆袭”,在资本市场站稳了脚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北京君正与韦尔股份围绕北京豪威曾产生过交集。2016年12月,北京君正推出预案,拟作价120亿元收购北京豪威。但2017年3月,该交易因再融资新规的出台,导致配融成本难以控制而终止。

围绕两大国内芯片巨头的“合纵连横”故事并未落幕。

对ISSI念念不忘的韦尔股份最终还是选择出手北京君正。2021年11月,绍兴韦豪参与北京君正定增,持有北京君正530万股股份,占其总股本的1.1%。随后的2022年3月至5月间,绍兴韦豪在二级市场不断增持北京君正,截至5月20日,其已持有北京君正4.96%的股份,临近举牌线。接下来,就是大家所熟知的40亿元增持公告。

不过,韦尔股份方面反复强调,公司此次增持并不以控制北京君正为最终目的。

有趣的是,除了因北京豪威产生交集外,韦尔股份的董监高与北京君正也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关联。据增持公告,韦尔股份董事陈智斌为北京君正股东华创芯原董事、总经理,华创芯原持有北京君正3.26%股份。

而公司董事吕大龙也持有北京君正0.67%股权,同时,吕大龙还是韦尔股份的股东之一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吕大龙是嘉兴水木、嘉兴豪威的最终受益人,而上述两家公司均通过定增入股韦尔股份。

除了种种交集,市场更关注这次芯片江湖两大巨头的“合纵连横”,最终会演变出怎样的化学反应。不过,这尚待后市给出解答。

记者 徐海峰 实习记者 陈陟
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